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刘文信

字号:

刘文信,化名朱三,1915年5月出生在河北省任县刘家屯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自幼丧母,在祖母、姐姐的抚育下成人。由于家境贫困,8岁起一边随父亲下地劳动,一面在农闲季节到农民夜校学习知识。通过学习,他逐步了解了阶级社会的现实,在心灵中,播下了推翻统治阶级、消灭剥削制度的种子。后来,他在家兄刘文忠的帮助教育下走上了革命的道路。1933年,他和本村进步青年参加了六屯一带的农民暴动,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30年代初,冀南一带由于连年灾荒,广大劳动人民无衣无食,生活十分悲惨,而国民党政府却追增苛捐杂税,广大农民挣扎在死亡线上。农民抗租、抢花和盐民斗争不断发生。于是,中共直南特委根据中央、北方局和河北省委的指示,于1935年5月,发动了著名的冀南农民暴动,以解除反对抗日的警察、民团的枪支,武装工农群众,建立和扩大游击队,开展大规模游击战争。同时建立农民革命组织,开展分粮吃大户,反对对食盐统治的斗争。刘文信积极参加了这些斗争,先后在尧山县安中村、尹村和任县的宗庄、赵村等村庄率领群众打击地主,把地主囤积的粮食分给贫苦农民。暴动之初,许多农民不敢到地主家分粮。刘文信站在房顶上高喊:“大哥二嫂子,没饭吃的穷兄弟们!团结起来,均粮吃大户!打倒土豪劣绅!打倒贪官污吏!打倒蒋介石!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他的喊话鼓舞了群众。无衣无食的农民成群结队涌进地主家分粮,使暴动逐步形成高潮,许多农民纷纷参加游击队。刘文信任游击队小队长。

5月,尧山、任县、隆平三县的群众到尧山县南店镇压分粮吃大户,任县联合保安队出动进行拦击。在怀屯设伏,当敌人进入伏击圈后,他一声令下:“打!”并身先士卒,猛冲猛打。经过两个小时的激战,游击队打死县保安大队长刘仁岗,俘团勇50余人,缴枪53支,取得伏击敌人的胜利。

任县马河桥孙老清是个有名的大恶霸地主、大富豪,号称北霸天。他占有4000亩良田,兼放高利贷,他的粮食囤积如山,任县、隆平、尧山、巨鹿等地都有向他借贷的农户。每到冬季、年关,他勾结反动武装逼粮、逼债欺压群众。6月中旬,刘文信带领近百名游击队员和上千人的“布袋队”,在六屯群众配合下,包围了孙老清的大院,而孙老清依仗有人有枪,态度顽固,气焰嚣张。愤怒的群众冲入院内,打死孙老清的大儿子孙佩泽,焚毁了他的保险大楼,分粮三万余斤,缴获长短枪13支。

是年秋,刘文信调到滏阳河以东地区工作,参加了巨鹿、平乡、南宫一带反盐税和打民团局子的斗争。

南宫县尹曹村地主尹怀聚,此人作恶多端,包揽税收,破坏抗日活动,拒不缴纳抗日救国捐,并扬言“跟游击队拼到底”。特委派刘文信等带人去镇压尹怀聚。一天,正值团城大集,当尹怀聚收完税骑马回家时,刘文信乘其不意扭住他的胳膊,用枪对准他的脑袋说道:“我们是红军游击队,现在要收你的枪支和税款,如果不交,就对不起了!”随后把他押回尹曹村,但他只交出两支枪和少量子弹,并唆使家丁上房喊叫,妄图寻求支援。刘文信当即一枪打死了尹怀聚。这一行动,震动了四乡。从此,除了少数几个大的反动地主外,许多中小地主主动捐献粮款,交出枪支,再也不敢公开抗拒和阻挠抗日活动了。

民团局和警察局是国民党反动武装力量在冀南地区的代表。它在政治上压迫穷苦百姓,在经济上敲诈勒索盐民和群众。暴动一开始,刘文信率游击队员于傍晚来到巨鹿团城民团局门前,佯装打架要进民团局告状,乘敌人开门之机,蜂拥而入,用枪对准团丁脑袋,刘文信道:“我们是红军游击队,缴枪不杀,优待俘虏。”结果一枪未发,缴枪九支。

接着,刘文信等带领游击队员袭击了南宫曹家庄民团局。民团局位于村外大庙,当刘文信他们接近大庙时,门外的几个团丁,见有生人接近,慌忙逃进大庙。刘文信首先冲进庙内,敌人正欲抵抗,刘文信挥枪打死为首的一个团丁,其他团丁见势不妙都放下了武器,仅战斗几分钟,缴枪30多支。

刘文信和游击队员打民团活动使国民党、地主民团的反动气焰大大收敛。巨鹿县城东北阎町民团局教练齐全祥,主动找刘文信说:“朱队长,你们借枪有枪,借子弹有子弹。你们先打别的局,末了再收我们的枪,我们保证不干坏事了。”

1935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平汉线游击队正式成立。刘文信任第四支队特务连连长。1936年1月28日,中国工农红军平汉线游击队改编为华北人民抗日讨蒋救国军第一军第一师,刘文信任第三团特务连连长。

直南游击队的蓬勃发展,震惊了华北,蒋介石十分恼火,遂电令冀察政务委员主席宋哲元派重兵前来镇压。由于刘文信到处打击敌人,反动军警、地主豪绅对他恨之入骨,必欲除之而后快。根据当时形势,党组织决定刘文信率领游击队向威县、临清、邱县、馆陶一带发展。他们在威县分了一些大户的粮食,砸了陈固村三月三庙会。4月中旬的一天,刘文信夜宿威县第四营刘尚修的客店,被叛徒李庆德探知并告知敌人,反动县长、反共刽子手梅华发带领70余名警察连夜将客店层层包围。刘文信身高力猛,与敌人展开激烈搏斗,冲出敌群向东南方向跑去,但他跑出一公里时被敌人抓住。

在押往县城的路上,刘文信高喊:“乡亲们,见过红军吗?我就是红军!见过共产党吗?我就是共产党!我叫朱三,……”他边走边喊,到十字街时,他停下来对围观群众高喊:“共产党来了铲除剥削,穷人就能翻身作主。梅华发是汉奸、贪官,搜刮民财。卖国贼蒋介石不打日本人,丢了东三省……”他一直骂到监狱。

刘文信被捕后,敌人对他进行严刑拷打,企图从他口中得这一带革命力量的情况以便一网打尽。但刘文信拒不回答。敌县长梅华发叫来叛徒劝刘文信。叛徒脸色蜡黄,战战兢兢地说:“朱队长你认了吧,我都招了,反正是不行了……”刘文信勃然大怒,喝令叛徒住口,并对敌县长说:“我就是游击队长朱三,怎么样!砍头枪毙随便!共产党是抓不尽,杀不绝的!”多次受刑丝毫没有动摇刘文信的革命意志,敌人一无所获。

后来,在敌人的法庭上刘文信慷慨陈词,又与敌人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敌县长问:

“你的领导人是谁?”

“是共产党,毛主席!”

“你领导的党员都是谁?”

“是被压迫、求解放的老百姓”。

“不说实话,就砍掉你的头。”敌人恶狠狠地说。

刘文信坚定地回答:“你砍了我的头,也变不了我的心。”

敌人黔驴技穷,再无对策,遂在威县西关杀害了刘文信。

刘文信牺牲了,但他的高尚品德,令人钦佩。1965年7月28日,刘文信的遗骨迁葬于威县烈士陵园,并召开了追悼大会。后来又迁至南宫冀南烈士陵园,以悼念死者,教育后人。

(刘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