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罗扬才

字号:

罗扬才,别号席欧,1904年生于广东省大埔县石云区(现为枫朗镇)坎下村。父亲罗伯均当过轿夫、店员、小商人。母亲是一位农村妇女。罗扬才在本村日新小学毕业后,父亲去世,母亲将他过继给在福建漳州经商的叔父为子,就读于漳州市第二师范学校。1921年,他转学到厦门市集美学校师范部读书。

罗扬才受到五四运动的影响,如饥似渴阅读《响导》、《中国青年》、《新青年》等进步书刊,追求真理,投身学潮。1923年,他任学生自治会干事。他积极传播民主革命、社会主义新思想,在闽南地区中、小学校中点燃革命火种。

1924年,罗扬才、罗明与中共党员、担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秘书杨匏安建立了联系。在杨匏安的帮助下,罗扬才、罗明在厦门建立了国民党左派组织“福建青年协进社”,积极发展社员,并出版了《星火周刊》。这期间,罗扬才参与发动“集美学潮”,带领师生员工罢课,反对军阀和帝国主义以及校方压制师生参加进步活动的斗争。他们与学校据理力争,迫使校方答应恢复被解散的集美学生会。他们的事迹受到了青年团广东区委的表彰。

1925年春天,罗扬才升入厦门大学文法科深造。6月,共青团广东区委领导人蓝裕业到厦门发展团组织。罗扬才和刘端生、邱泮林等进步学生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成立了厦门地区第一个青年团支部。

上海五卅运动期间,罗扬才参加组建厦门大学、集美中学等校的“外交后援会”、“学生联合会”,编辑发行《声援》、《青年思潮》等刊物,发表通电;举行罢课、示威游行;成立“援沪学生军”,组织学生宣传队下工厂和农村,进行革命宣传活动,募捐钱物,支援上海工人的斗争。

是年11月,罗扬才代表厦门地区学联会出席在广州举行的全国学生联合会代表会议。会议期间,经罗明推荐,罗扬才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2月,他就任厦门大学首任中共支部书记。此后,他历任中共厦门市特别支部学生运动委员、中共厦门地区中学总支(又名干事会)书记、共青团厦门总支书记、厦门市学联会总务部主任(即学联会主席)、厦门市农民协会会长、国民党福建省党部工人部长以及市总工会筹备委员长等职,积极领导群众开展革命群众运动。

在此期间,罗扬才领导下的厦门市学生联合会,组织了90多个团体,举行五九国耻纪念和五卅惨案周年纪念等活动,高呼“反对帝国主义”、“打倒军阀反动统治”、“废除不平等条约”等口号。游行队伍走到鼓浪屿公共租界贴标语时,被工部局抓去13人。罗扬才立即组织厦门市海员、店员、码头工会声援被捕学生,厦门市工会和学联会等团体亦向全国、全省通电,终于迫使当局释放了被捕学生。同时,罗扬才十分重视组织建设工作。他和李觉民、阮山等人在学校、工厂、农村等处积极发展党团员。暑假时,他还与翁振华、谢志坚在漳州地区进行发展组织工作,吸收了一批进步学生、工人入党入团,并组建了共产党、青年团小组或支部。

罗扬才与当时正在厦门大学任教的鲁迅先生经常来往,关系密切。他按照党组织的决定,邀请鲁迅先生到集美等地学校作题为“革命者可以在后方,但不要忘了前线”等政论讲演,鼓励教师、学生投身革命洪流。鲁迅被迫辞去教职时,他曾组织发动厦门大学教职员工学生“挽留鲁迅留校任教”。

当时,广州农民讲习所招生,罗扬才积极参与选送数名学员到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陈尚通(即陈伯达,福建省莆田人,时为集美学校学生)对这一工作进行阻挠、干扰。罗扬才、罗明等与其进行斗争,终于保证闽省学员如期到广州农讲所学习。学员朱积垒结业回闽南后,成为平和县农民武装暴动的优秀组织指挥者。

罗扬才兼任厦门市总工会筹备委员长期间,领导组建了厦门市工友联谊会、工人俱乐部、平民夜校和妇女解放协会等团体,并在工人中发展共产党员和青年团员,建立党团支部。在厦门总工会领导下,共有20多个基层工会,会员达5000余人。他还发动工人进行“停电”、“罢海”等罢工斗争,迫使外国轮船资本家等同意给工人增加工资25%。罢工斗争的胜利,大大鼓舞了人民群众的情绪。

罗扬才还曾领导厦门青年学生举行“反基督教运动”,成立“反基督教大同盟”,出版专刊,揭露帝国主义利用基督教进行侵略活动的真相。1926年12月,厦门人民揭露了典宝街天主教“仁慈堂”残害中国儿童13人的事实,罗扬才组织1000多民众上街游行,掀起了厦门人民反帝斗争的高潮。

1927年1月,罗扬才就任中共闽南特委委员、中共厦门市委组织部长、总工会委员长。此时,湖北汉口、江西九江相继发生英国水兵屠杀中国人民的事件。他执行全国总工会的决定,于28日发动厦门市工人举行总罢工。派出宣传队向人民群众揭露帝国主义枪杀中国人民的罪行。

在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之前,福建省国民党右派势力发动了“四九”厦门事变,解散厦门市总工会、学生联合会等革命团体,逮捕了中共闽南特委委员、中共厦门市委组织部长、市总工会委员长罗扬才和市总工会副会长杨世宁。

为了抗议国民党右派逮捕罗扬才等人,厦门工人纠察队员和各业工会代表300余人,结队示威游行,强烈要求释放罗扬才、杨世宁两位工会领导人。中共闽南特委和厦门市委也积极设法营救罗扬才、杨世宁。因为当局防守严密,营救未能实现。不久,国民党厦门当局将罗扬才、杨世宁秘密海运押解福州市,囚禁在警察局里。

罗扬才、杨世宁等革命者在狱中进行了不屈的斗争。罗扬才的叔父罗杏举探监时,罗扬才机智地托其密带一封信给中共闽南特委。信中表示:“我们要和国民党右派当局坚决斗争到底!同志们要踏着革命烈士的血迹前进!”

一个晚上,罗扬才发觉监狱内情况异常。他料到自己行将就义,乃托人购买米酒食品,与难友饮酒诀别。罗扬才慷慨陈词,谴责蒋介石国民党背叛革命,勾结军阀与帝国主义的罪行。他说:“不革命,无法救中国!”“共产党人和革命者视死如归,时刻准备为革命献身!”他把个人物品分赠难友。6月2日,罗扬才、杨世宁等人被押到福州市鸡公弄刑场。罗扬才等人高呼“打倒军阀”、“中国共产党万岁”等革命口号,壮烈牺牲。

1930年4月9日,厦门市工会不顾反动当局阻挠,曾发动数百人集会,示威游行,沉痛悼念罗扬才烈士。

为铭记罗扬才烈士的光辉业绩,启育后人,1987年9月17日,中共厦门市委、市总工会、中共厦门大学党委等单位在厦门大学联合举行革命烈士陵园暨罗扬才铜质雕像落成典礼,追悼为革命英勇献身的罗扬才等烈士。

(何展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