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杨眉山

字号:

杨眉山,又名钟秀,1885年10月21日出生在浙江省诸暨县新壁乡杨蔡村一个小地主家庭。他幼年读私塾,19岁当家庭教师,22岁考入杭州铁路专科学校,1年后该校停办,他回到家乡洋湖学堂等校教书。

杨眉山和许多爱国青年一样,十分关心祖国的命运,对孙中山领导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寄予很大希望。袁世凯篡权称帝,推行投降卖国政策,使他非常失望。1915年5月9日,袁世凯接受了日本帝国主义提出的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杨眉山闻讯后气愤至极,和张秋人等进步青年自编自演话剧,鼓动民众起来同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作斗争。

五四运动以后,马列主义在中国广泛传播,使杨眉山的思想逐渐发生了新的飞跃。1921年夏天,杨眉山经杨守实介绍,到宁波三一中学任国文教员。第二年,他又转到崇德女校任教,并在圣模女中兼课。这几所学校都是外国人办的教会学校,杨眉山目睹帝国主义利用宗教麻醉中国青年的现实,心中很不平静。他经常阅读《新青年》等进步书刊,并提出一些问题和同事们讨论。1922年至1923年间,在已成为共产党员的张秋人的引导下,杨眉山利用讲坛和课余时间,循循善诱地向学生们灌输革命思想,揭露帝国主义在中国犯下的罪行。1923年“五九”国耻纪念日,宁波教育界进步人士发动全城学生罢课,并举行示威游行。前一天,崇德女校当局通告师生一律不得参加,杨眉山不顾校方阻挠,向学生公开宣布:“我明天一定要去参加游行,不来上课。”他还慷慨陈词,给学生们讲日本帝国主义强迫中国签订“二十一条”卖国条约的情况,以及参加罢课和示威游行的意义。学生听后热血沸腾,纷纷表示要参加这一反帝爱国活动,并连夜制作参加游行的旗帜。5月9日清晨,在杨眉山带领下,学生们冲破校方的阻挠,投入了全城反帝爱国斗争的洪流。1924年下半年,经张秋人介绍,杨眉山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参与了宁波的建党活动。

1925年2、3月间,在中共上海地委的领导下,中共宁波支部成立。党支部指派杨眉山创办启明女子中学。这是一所革命的学校,也是宁波党、团组织秘密的机关驻地。杨眉山主持校务并担任国文教员。他通过介绍《中国青年》、《火曜》等革命刊物,向学生们宣传革命思想,为党培养新生力量。同年8、9月间,中共宁波支部先后扩建为独立支部、支部联合干事会,均由杨眉山任书记。1926年1月,中共宁波地委成立,同年3月,杨眉山任书记。从1926年下半年起,根据上海区委指示,杨眉山改任地委委员兼国民运动委员会书记,专门负责对国民党的工作。自此,他致力于党的统一战线工作,联合各界群众开展反帝反封建和反对国民党右派的斗争。这时,浙江省国民党内以沈定一为代表的“西山会议派”,竭力反对国共合作。国民党宁波市党部在杨眉山的推动下,坚决站在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一边,为筹建左派的国民党浙江省党部做了大量工作。

1926年3月6日,国民党浙江省党部正式成立。4月18日,国民党宁波市党部也进行了改组,当选的7名执委中,中共党员和共青团员占了5名,占绝对优势。杨眉山利用宁波国民党这个革命统一战线的组织,积极组织发动各界群众开展反帝反封建斗争。同年6月,国民党宁波市党部发表宣言,声援和丰纱厂工人的罢工斗争,市党部常务委员、共产党员陈国咏因此遭到军阀政府通缉,许多工人被捕。7月15日,杨眉山以“陌生”的笔名在国民党市党部机关刊物《甬江潮》上发表文章,揭露军阀政府镇压工人和革命者的罪行,赞扬工人阶级的斗争精神,同时发动启明女子中学学生起来声援工人阶级的反迫害斗争。经过斗争,反动当局被迫释放了被捕工人,但敌人于7月30日拘捕了《甬江潮》主编蒋本菁,封闭了该刊和启明女中。当时,一些学生深怕杨眉山受连累,杨眉山却坚定地说:“不要怕,我们要用斗争来回答迫害,革命者是捉不完的!”接着,杨眉山按照上级指示又开办了培英女校,以这个学校为阵地,坚持斗争。

10月16日,浙江省省长夏超在杭州宣布独立,归附广州国民政府。驻宁波的保安队同时反正。这时,国民党宁波市党部公开活动,并在杨眉山的推动下,召开各团体联席会议,声援夏超独立,发表倒孙(传芳)、抗奉(系军阀)、谋求浙江和平安宁的主张。不几天,夏超失败,形势险恶,杨眉山暂时秘密转移到外地。同年12月,北伐军乘胜向浙江进军,宁波的军阀统治摇摇欲坠。中共宁波地委为了加强对统一战线工作的领导,做好组建新政权的准备,决定杨眉山回宁波,任国民党市党部常务委员和中共党团书记。杨眉山通过已完全公开的国民党宁波地方组织,为迎接北伐军的到来和组建革命政权做了大量工作。12月下旬,国民党市党部召开数千人的市民大会,声援浙军第一师的两个旅在绍兴一带独立,号召群众起来推翻军阀统治,接着又组织前敌宣传队赴绍兴慰问前线将士,协助组建军政治部。1927年元旦,国民党市党部举行庆祝北伐胜利大会,杨眉山在会上作党务报告,强调必须加强党务工作,以适应革命形势迅速发展的需要。

2月18日,反动军阀部队逃离宁波城。杨眉山在宁波旧道尹公署主持了由国民党宁波市党部召集的20多个人民团体代表参加的联席会议,商讨接管宁波政权、维持社会治安和迎接国民革命军等重大事宜。他在会上宣布了各方面负责人名单,布置了各项紧急任务,并强调要马上接管警察厅。

当天晚上,杨眉山通宵达旦地工作。他一面主持起草国民党市党部《对时局宣言》、《告工人农民书》等重要文件,一面焦急地等待着接管警察厅的消息。拂晓时分,忽然有人来报:“警察厅出事啦!”原来,带人前去接管警察厅的新任警察厅厅长王成埭进厅不久,早已下台的前警察厅厅长林映清突然纠集武装警察蛮横地冲进警察厅,把前往接管的卫队禁闭起来,并赶走了王成埭。杨眉山闻讯怒不可遏,当即召开各人民团体紧急会议,通过了各人民团体的联合声明,他还亲自给林映清写了警告信。19日午后,林映清见到联合声明和警告信,又听说国民革命军第17军已进入宁波江北岸,吓得魂不附体,狼狈出逃。20日,宁波各界人民终于接收了政权。27日下午,国民党宁波市党部、总工会和国民革命军第17军政治部在小校场举行军民联欢大会。杨眉山在台上高声说:“同胞们,我们要打倒帝国主义、军阀、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还要肃清西山会议派,将一切权力握在我们民众手里!”3月2日,在中共宁波地委的推动和领导下,有共产党员杨眉山、王鲲、竺清旦等各界代表参加的宁波临时市政府诞生。同时,工会、农民协会等群众组织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一时间,街头巷尾不时传来振奋人心的消息:“劣绅翁仰青、李霞城被捉拿”;“林映清房屋财产被查封”;“济公坛、同善社被取缔,房屋被没收”;“中山公学将要开办,杨眉山任校长”;“四明日报馆被封闭,我们的《民国日报》快要出版了”。这一切使人民扬眉吐气,反动派闻风丧胆。蒋介石派来的宁台温防守司令、国民党右派王俊惊呼:“宁波赤化共产了!”

面对这样的形势,广大群众欢欣鼓舞,反动势力却很快地勾结起来,疯狂反扑过来。20日,宁波的反动派雇用一伙暴徒放火烧毁宁波总工会会所,捣毁店员总工会驻地。这起触目惊心的反革命事件,激怒了广大工人群众。王鲲领导的宁波总工会立即组织千余工人纠察队员连夜捕获了10多名纵火罪犯,并在第二天举行总同盟罢工和抗议大会。在杨眉山的领导下,国民党市党部发动各界群众,声援工人的斗争。22日,国民党市党部农民部和鄞县农民协会组织万余农民进城举行慰问工友大会,抗议反动派对工人兄弟的挑衅。4月2日晚,国民党市党部责成工人纠察队配合公安局将焚毁总工会首犯张天锡捉拿归案;接着又领导革命群众开展反对国民党右派王俊的斗争。

不料,蒋介石此时正在上海加紧策划反革命政变。王俊接到蒋介石的密令,伺机发动“清党”,妄图把宁波的革命力量镇压下去。9日,国民党宁波市党部机关报《宁波民国日报》刊登了《王俊十大罪状》和《蒋介石欲效军阀故智耶?》两篇文章,王俊见报恼羞成怒,急忙传讯报社社长、国民党左派人士庄禹梅,并以“诋毁总司令”为借口,把庄禹梅扣押起来。消息传来,中共宁波地委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由杨眉山、王鲲带领各界代表向王俊交涉。杨眉山、王鲲不顾自身的安危,毅然前往防守司令部,当面质问王俊,要求立即释放庄禹梅。王俊乘机把杨、王二人扣押起来。杨眉山、王鲲与庄禹梅相见于囚室,百感交集,愤慨万分。第二天,中共宁波地委发动工人、学生举行示威游行,高呼:“打倒王俊!”“反对蒋介石!”“还我王鲲、杨眉山、庄禹梅!”与王俊派出的军警英勇搏斗,结果遭到血腥镇压。19日,宁波的杨眉山、王鲲等7人已被蒋介石列入全国通缉的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左派人士的名单,中共宁波地委虽然多方设法营救,但都无济于事。

杨眉山在狱中73天,敌人用尽了软硬兼施的反革命伎俩,包括惨无人道的酷刑,都没有使他屈服。一次,他对同监的难友庄禹梅说:“我们有四万万人民,有共产党领导,不愁革命不成功。”

6月22日晨,蒋介石的“清党”特派员杨虎、陈群从上海乘船到达宁波,当即对杨眉山、王鲲和庄禹梅进行审讯。杨虎恶狠狠地问杨眉山:“几时入共产党?任什么职务?”杨眉山闭口不答。杨虎一再逼问,杨眉山还是默不做声。杨眉山被敌人的牛筋鞭子抽得血肉模糊,伤痕累累,依然不吐半字。杨虎无奈,只得以“破坏国民党”的罪名,判杨眉山、王鲲死刑。赴刑前,杨眉山紧紧握住庄禹梅的手说:“你如不死,替我们报仇!”下午4时许,杨眉山等被敌人杀害于旧道尹公署北首广场。

(王湘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