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黄继光

字号:

黄继光,1931年1月8日生于四川省中江县石马乡一个贫苦农民家里。从落地那天起,伴随着黄继光的是无穷无尽的苦难。

1949年11月,中江县解放了,贫苦农民欢欣鼓舞。不久,村里组织了农民协会,黄继光积极参加农协的工作,并当了民兵。

减租退押结束后,村里家里分到了胜利果实。在村里召开的庆功大会上,乡亲们都说黄继光工作积极,斗争坚决,一致推选他为模范。

1951年春,美帝国主义在朝鲜发动的侵略战争的战火已烧到鸭绿江边,严重威胁到新中国的安全。黄继光热烈响应“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伟大号召,在村里带头报名,于1951年3月12日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

1951年7月1日,黄继光和战友们一起,雄赳赳,气昂昂,跨过了鸭绿江。

一路上,他们看见的是一片片被美国侵略者破坏的残垣断壁;听见的是儿童的啼哭、母亲的呼喊。这一切,使黄继光心里充满了对侵略者的仇恨。他恨不得一步冲上前线,为朝鲜人民报仇。

经过10多天的急行军,部队到达了前线。黄继光分配在某部六连当通讯员。六连是一个英雄连队,黄继光一到连部,就受到连里英雄事迹的鼓舞,光荣传统的熏陶。他暗下决心:走英雄的道路,像英雄那样战斗。

为了适应复杂的战争环境,黄继光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还积极学习接电话线和掌握各种武器的操作技术,受到战友们和领导的称赞。

根据黄继光在朝鲜前线的出色表现,1952年7月,部队团组织吸收他为中国新民主义青年团团员。同年8月,上级批准为他记三等功一次。

1952年10月,黄继光被调到营部当通讯员。不久,著名的上甘岭战役便开始了。

10月14日,敌人向志愿军坚守的上甘岭地区的5975和5377高地发动了疯狂进攻。在这两个不到四平方公里狭小的高地上,志愿军只有两个连的兵力守卫,而敌人却动用了三个步兵师、上百架飞机、百余辆坦克和大量炮兵部队,向志愿军阵地不断攻击。

初冬的上甘岭前线,浓烟滚滚,天昏地暗,小山头被削低了两米,山上的岩石被炸成一尺多厚的黑色粉末。经过四天激烈战斗,敌人以五六千人的伤亡代价,才占领了5979高地的地面工事。志愿军则继续开展坑道战。

10月19日,黄继光所在营接受了收复5979高地任务,黄继光跟随营参谋长来到六连,参加反击战。

下午5时30分,三发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志愿军炮群发出了滚雷般的吼声,整个5979高地摇动起来,燃烧起来。

出击的时刻到了,营参谋长一声令下,连长率领着战士们跃出坑道,向敌人阵地猛扑过去。

黄继光紧挨着参谋长,站在坑道口,以羡慕的眼光望着正在冲锋的战友们,观察着战斗的进展情况……

五、六、七号阵相继被志愿军占领,激烈的战斗在零号阵地展开。

零号阵地靠近主峰,是5979高地的一个制高点。这里地势险要,左侧是悬崖绝壁,右边是望不到底的深渊,仅有一条不及10米宽的山梁与四号阵地相通。敌人明白,这个阵地一旦丢失,主峰也就守不住了,因此,调集了数十挺机枪严密封锁通道,企图全力保住这个制高点,以便天明后利用这个地形,重新进行反扑,志愿军也明白,夺不下零号阵地,就不可能全部恢复和巩固我5979高地;夺不下零号阵地,一夜血战的成果将前功尽弃;夺不下零号阵地,就不能保证五圣山主峰的安全。因此,上级命令六连一定要在天亮前拿下零号阵地。

从晚7时30分到晚上10时30分,六连连续发起了五次冲锋,但都失利了,许多战士伤亡在山梁上。

黄继光望着在坑道里焦灼地走来走去的营参谋长,恨不得自己马上就加入六连的队伍,亲自去消灭敌人。时针已经指向凌晨的两点了,对零号阵地的攻击仍然没有进展。营参谋长转身对黄继光说:“走,到前面阵地去!”黄继光激动地应了一声,随参谋长向六连出发的位置跑去。

“我们要执行上级命令,天亮前一定要把零号阵地拿下来。”参谋条对连长、指导员坚定地说,并重新组织了九名战士,分成三个爆破组,去爆破敌中心火力点。可是在敌人疯狂的火力下,前去爆破的战士除两名负重伤外,其余全部在途中壮烈牺牲。

黄继光悲愤交加,燃起怒火的眼睛紧紧盯着敌人的火力点……

东方的启明星亮了,敌人机枪还在一个劲地嚎叫。

离天亮只有40分钟了,再也不能拖延了!

“他娘的,大江大海都过来了,难道这牛蹄窝还过不去?我亲自去!”连长激动地提起一个手雷,举步就要跳出工事。

“有我们通讯员在,就不能让首长去。”黄继光拦住连长,并对参谋长说:“首长,把任务交给我吧,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保证完成任务。”

“对,把任务交给我们!”六连通讯员萧登良、吴三羊也喊了起来。

参谋长激动地看着这些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勇士们,紧紧地握住黄继光的手:“好,这次任务就交给你们!现在我命令黄继光为六班代理班长,率领萧登良、吴三羊去完成任务!”参谋长接着又说:“现在是党和人民最需要你们的时候,相信你们一定能够完成任务。”

三位战士挎上冲锋枪,带上手榴弹和手雷,一切准备完毕。这时,黄继光从内衣口袋里,掏出入党申请书和妈妈叫他杀敌立功的来信,双手交给营参谋长:“请组织上考验我,让祖国人民听我们的胜利消息吧!”说完,带着两个战友冲出了坑道口,冒着稠密的枪弹匍匐前进。尽管每前进一步,都会有流血牺牲的可能,但三位勇士早把生死置之度外,只有一个信念:冲上去,把敌人的火力点干掉!天亮前一定要把零号阵地拿下来!

刚爬到山梁的中间,无数颗照明弹升上天空,他们被敌人发觉了。立刻,敌人以密集的火力封锁了山梁,子弹如雨点般在他们前后左右乱飞,炮弹在周围不断爆炸。他们被敌人的火力点阻止在山梁上。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黄继光急得心里油煎火攻。怎么办?这时,黄继光的目光落在了敌人尸体上,一个新的念头闪过他的脑际。他用力把尸体推下山坡,敌人的子弹立刻紧追着那滚动的尸体射击。趁着敌人火力转移,他们迅速跃起,跳进了另一个炮弹弹坑。三个勇士终于爬过了那道狭窄的山梁。

一溜并排的三个敌人地堡出现在他们眼前,三个地堡后面还有一个大的中心火力点。黄继光果然下达命令:“三羊掩护,我和登良分头去打两边的地堡,然后掩护三羊去打中间的一个。”说完,他和萧登良提着手雷分头向两边地堡爬去。

敌人又打起了照明弹,眼看黄继光、萧登良就要被敌人发现,突然,正面响起了“哒哒哒”的枪声,吴三羊从正面吸引住了敌人的火力,在这一瞬间,黄继光、萧登良“噔、噔”几个箭步同时跃起,把手雷了过去。随着震天撼地的爆炸声,两边的地堡被炸掉了。中间地堡里的敌人吓懵了,机枪停止了射击。就在这时,吴三羊飞快向前跑去,投进了一颗手雷,“轰”的一声,中间地堡也被炸掉了。

手雷的爆炸引起了敌人的注意,10来挺机枪同时从中心火力点喷吐火舌,密集的子弹向他们打来,吴三羊不幸中弹牺牲,萧登良的腰、腿等处负重伤昏倒在地,黄继光的左臂也负了伤。黄继光悲愤地抱着战友的尸体,心里默默说道:“三羊,我一定要炸掉它,为你报仇!”黄继光放下战友的遗体,又冒着弹雨把萧登良拖到一个弹坑里,赶紧掏出绷带,为他包扎伤口。

爆破组只剩下黄继光一个人了,爆破的任务全部落在了他一个人的肩上。天快亮了,而敌中心火力点的机关枪还在疯狂扫射。黄继光怒火视着敌人的中心火力点,想起了请战时向参谋长表的决心: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保证完成任务。一股不可抑制的力量充满了黄继光的全身。他从弹坑里爬出来,尽力压低身体,头紧贴着地皮,从山坡的右侧,一步一步向中心火力点爬去。

突然,一道刺眼的探照灯光把整个阵地照得雪亮,立刻,敌火力点的子弹呼啸而来。黄继光紧贴地面,一动不动。

营参谋长、连长和指导员,一面指挥着唯一的一挺机枪掩护,一面屏着呼吸紧盯着黄继光。

敌人的探照灯熄灭了,黄继光又继续前进,大家松了一口气,仍紧紧盯着山坡上那个黑点。黄继光的动作越来越慢,拉一下腿;伸一下手,都是那样的艰难、吃力。显然,黄继光已经身负重伤,但他仍一步一步向前爬去。

这时,天空又升起了照明弹,敌人发现了黄继光。顿时,几条火舌又缠绕着黄继光,子弹成群地落在他的头前、脚后和身边,溅起的碎石打到他的身上,但是他全然不顾这些,继续吃力地向中心火力点爬去。

近了,离中心火力点只有10来米了。

更近了,距敌人机枪射击的死角只有几步了。

突然间,只见黄继光挺起了身体,右手高高举起手雷准备向火力点砸去,但一梭子弹射进了他的胸膛。只见他身体晃了几晃,一头栽倒在地。他握着手雷的右手向前伸着平放在地上,鲜血汩汩地流着,他昏迷过去了。

战士们一颗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一阵冷冰冰的雨水落在黄继光的脖子上,他从极度的疼痛中醒来。他每一次轻微的呼吸都引起剧烈的疼痛,四肢无力地瘫痪在地,敌人的机枪仍然吼叫着,喷射出恶毒的火舌。忽然,他挣扎着用负伤的左臂半支起身体,右臂高高举起手雷,使尽全力向敌人火力点扔去。“轰轰”一声巨响,火光夹着黑烟冲天而起,敌人的火力点被浓烟吞没,机枪哑了,黄继光也被这巨大的爆炸声震得昏迷过去。

“冲啊!”战士们愤怒火高呼,跃起冲击。可是刚冲上山梁,火力点里的机枪又狂叫起来,正在冲锋的战士不得不卧倒在山坡上。原来,这个火力点太大,黄继光的手雷只炸塌半边,敌人剩余的两挺机枪又从残存的一个射孔里向外射击,虽然火力没有以前那样猛,但刚刚发起冲锋的反击部队又被它压在了山坡上。

黄继光从弥漫的烟雾中醒来,摸摸身上,手雷已经投完。现在他已经没有一件武器……

天快亮了,黄继光感到:身后战友们的眼睛都瞅着这里,等待着冲锋;参谋长在望着自己,等待着他完成任务;几万万祖国人民望着这里,等待着胜利的消息;亲爱的妈妈也望着这里,等待着他传来立功的喜讯……

战友们又看见黄继光冒着弹雨在艰难的蠕动:他身子歪斜着,头几乎擦着地面,他奋勇地、顽强地向前爬着,终于爬到了敌人的地堡跟前。

这时,他微微转过头来向同志们深情地看了一眼,然后,猛地从地上一跃而起,张开双臂向火力点猛扑过去,用自己宽阔的胸膛堵住了正喷吐着火舌的敌人的机枪眼……

顿时,敌人的机枪哑了。

“冲啊!为黄继光报仇!”参谋长和连长同时举起手枪,大声喊着向前奔去。

“冲啊!为黄继光报仇!”

战士们怒吼着,向着零号阵地冲去!

敌人被全部消灭了!零号阵地被志愿军收复了!

指导员从枪眼上把黄继光抱下来,紧紧地搂在怀里,禁不住失声痛哭。参谋长、连长和战十们都极为悲痛地低下了头……

黄继光牺牲后,中国人民志愿军某部党委追认他为共产党员,授予“模范青年团员”称号;批准他为革命烈士。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为他追记特等功,并授予他“特级英雄”称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授予他“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英雄”称号,同时授予金星奖章和一级国旗勋章。

(王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