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卞小吾

字号:

卞小吾即卞,名章,字小吾,江津县(今江津市)稿子乡人,生于1872年。卞小吾家世代书香,他弟兄五人,卞小吾排行第三。他从小天资聪明,勤奋好学,16岁考中秀才。可他不愿沉湎《四书》、《五经》,向往新文化、新思想,尤其痛恨清王朝腐败无能,推重黄宗羲的学说,极力赞成“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治天下“不在一姓之兴亡,而在万民之忧乐”等论断。特别是清王朝与血洗中国的列强签定了《辛丑条约》之后,卞小吾反清的愿望更加强烈。

1902年,30岁的卞小吾怀着一腔救国救民的热血,离开江津,顺江而下,来到重庆,受到“游想会”同仁杨庶堪、朱叔痴等至交好友的欢迎。卞小吾把自己南下寻找革命党人的打算对杨、朱二人讲了。杨、朱早有联络革命党人举事的想法,决定派卞小吾去上海、北京,以探亲为名,深入考察革命形势,再作定夺。

卞小吾直赴上海、北京,在两地遍交革命党人,先后与汪康年、马君武、谢无量、冯自由、章士钊等人朝夕过从,“谈革命事,酒酣耳热,杰筑歌滹,意甚壮也”。他还时常去参加蔡元培、吴稚晖组织的“爱国学社”在张园举办的讲演会,与众革命党人畅谈国事,喜怒哀骂,诅黑咒恶,怒斥清王朝。

1904年2月,在外考察了两年的卞小吾带着密购的数百本《革命军》、《警世钟》、《苏报案纪事》等革命读物返回重庆,受到革命党人的热烈欢迎。

卞小吾向革命党人转达了京、沪革命党人的期望,把革命读物投放到爱国志士手里,然后把自己想办报纸,用以启迪民智;开学堂,以提倡新学;办工厂,发展民族工业的想法告诉了杨、朱两人,得到他们的赞许。可是,办报要钱,他没有。有一天,他想起了陈范捐资办《苏报》的壮举,决定效法。他回到江津老家,毅然将祖传的遗产变卖,获银6000余两,全部作了办报经费。

1904年6月,四川第一家日报《重庆日报》在重庆方家什字麦家院创刊了。这是重庆新闻史上第一家鼓吹民主革命的资产阶级革命派的报纸。

1905年,卞小吾又在重庆兜子背创办了四川第一个由资产阶级革命派创办的近代企业东华火柴厂。同年,他又创办了东文学堂!

《重庆日报》一诞生,就以她鲜明的反清色彩引起世人的注目。卞小吾亲自撰写社论,揭露世道黑暗,抨击贪官污吏,鼓吹社会变革。

1905年,《重庆日报》转载了《苏报》一则消息——《老妓颐和园之淫行》,大胆揭露慈禧太后在颐和园筹备祝寿大典之罪行。文章刊出后,在重庆掀起了声讨统治者罪行的波澜。四川总督锡良,川东道台贺伦夔、重庆府台鄂芳之流惊恐万状,对卞小吾恨之入骨,欲置之死地。

《重庆日报》创办时,卞小吾针对清王朝害怕洋人的心理,聘请了日本人竹川藤太郎当社长。锡良、贺伦夔、鄂芳之流要想加害卞小吾,必须赶走竹川。他们经过密谋策划,暗地做手脚,一天,竹川接到奉命回国的通知。

竹川离社那天,卞小吾为他饯行。并请贺、鄂二人作陪。酒至半酣,一优伶登场,摹仿官场权贵争权夺利的丑态惟妙惟肖,逗得满场捧腹,卞小吾看得性起,不断拍手叫好,并随优伶嬉笑怒骂,无拘无束。贺、鄂两个官僚气得要死,又不便发作,只得中途退场。

事后,有人劝卞小吾出去躲一躲,暂避凶险,小吾却慨然道:“章炳麟在监牢能避而不避,邹容自愿投案进牢房,何等伟大。吾岂能后人,又何惧哉,苟不幸,上可以质黄天厚土,下可对四万万同胞,亦无憾也。”

《重庆日报》照常出版,照样有革命主张,照样有官府丑态。该报从创刊时500份上升到3000多份。

1905年4月25日凌晨,卞小吾吃过早饭,夹着皮包去女工讲习所授课,刚走到一茶馆门前,突然,从里面冲出来两名衙役横在卞小吾面前。其中一个皮笑肉不笑地请卞小吾到巴县衙门叙谈叙谈。卞小吾知道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托词回家换换衣服就来。衙役不依,上前抓卞小吾。卞小吾奋力反抗。这时,又从茶馆里冲出十几个衙役,七手八脚抓住卞小吾,塞进官轿,飞快地抬进巴县衙门。

被称为“重庆的《苏报》案”就这样发生了。随后,地方当局查封了《重庆日报》,关闭了“东文学堂”、“女工讲习所”、东华火柴厂也随之破产。

卞小吾被捕后,鄂芳之流害怕卞小吾被革命党人营救,连夜解省,关押于待质所。

卞小吾在狱中并没有被反动派的气势汹汹所吓倒,他常对狱友说:“在此黑暗世界体验生活亦好。”在狱中,卞小吾还写了《救危血》、《呻吟语》等宣传革命的文章。他常给狱友讲民主革命,背诵《革命军》。

清政府对卞小吾又恨又怕。锡良、赵尔丰曾多次指示成都知府高增爵杀害卞小吾,但高迟迟不敢下手。因为局势发展很快,革命党人的斗争风起云涌,高怕杀了卞小吾,将来革命党人推翻了朝廷,自己后果不堪设想。想来想去,高增爵想出了利用同牢的王佑生杀害卞小吾的毒计。

1908年6月13日深夜,在成都府科甲巷待质所阴森恐怖的牢房里,被官府收买的王佑生用匕首凶残地杀害了卞小吾。第二天夜里王佑生被人毒死在牢房里。接着,成都街头巷尾传出卞小吾自杀的谣言。人们不相信,舆论哗然。1908年8月8日《衡报》刊出《惨无天日的四川》,揭露清政府制造《苏报》案杀害卞小吾的罪行。

卞小吾惨死的消息传到重庆,革命党人痛哭流涕。噩耗传到江津,卞妻袁氏赶到成都,开棺见卞小吾身带73处刀伤,顿时昏厥过去。

袁氏和卞小吾的二哥根本不信官府的结论,多次上堂击鼓喊冤,奔走上诉,都被官府以“凶手业已抵偿”为由搪塞过去。

针对官府的暴行,江津县志主编刘泽嘉撰文说:“尹与邹,章交好,受祸亦同,其惨烈过之,万事有闻有不闻,悲夫!余悲其志不伸,而饮恨以死,甚矣!”

1911年11月22日,辛亥革命后的蜀军政府成立,经熊克武、朱叔痴、杨庶堪商议,追认卞小吾为辛亥革命烈士,以慰英灵。

(江津市民政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