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古柏

字号:

古柏,名显球,字劲生,1906年12月生于江西省寻乌县篁乡塘背村(今晨光镇沁园春村)一个破产地主家庭。父亲古光明是个乡村私塾教师。母亲梅玉淑是个勤劳俭朴的农村妇女。他从小就受到家庭较好教育和熏陶,才思敏捷,爱好诗文,练就一手好书法,被乡里亲朋所赏识。

1920年,古柏在其外公资助下进县城爱群小学念高小。1922年,古柏到广东梅县广益中学求学。他在校认真学习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知识,开始阅读《共产党宣言》以及李大钊在《新青年》上发表的传播马列主义的文章。这对古柏的思想启蒙,有很深影响。

1925年6月,省港工人的反帝高潮犹如火山爆发。为了声援省港工人罢工,古柏以全梅学生会主席身份,出席广东省学生代表会议。随即,古柏便参与领导和发动广东梅县学生、工人的反帝爱国运动,封闭了洋人开办的教会学校——广益女中。此后,古柏便成了梅县学生运动的领袖人物。同年12月,古柏在梅县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6年秋,广东兴宁县党团特别支部成立,古柏任组织委员兼团县特别支部书记。同年11月,共青团梅县地委第二次代表会召开,古柏出席了会议,会后被调任团地委组织部长兼秘书。

1927年4月,梅县党团地委合并组成“武装斗争委员会”(简称“斗委”)。5月12日,梅县工人、进步学生、商人和农民群众武装暴动成功,建立了梅县人民政府。古柏参与了暴动的具体领导工作。5月底,暴动失败,“斗委”决定派古柏与陈军、李仁华到武汉向党中央汇报工作。由于武汉局势恶化,中央军委决定派他们回东江,重新恢复梅县地区的工农武装。7月中旬,古柏到江西,临时决定留在家乡寻乌开展革命活动。古柏与先后从外地回来的共产党员刘维?、刘维锷、邝才诚等,于1927年冬创建了寻乌县第一个党的组织——中共寻乌县支部。

1928年3月25日,古柏领导了震撼赣南的寻乌暴动。暴动队伍在古柏等指挥下,攻占寻乌县城。暴动队伍把红旗插上寻乌城头,并成立寻乌县革命委员会,建立了第一个革命政权。由于受到邻县反动武装的联合镇压,加上敌我力量悬殊,暴动不久失败。这时古柏又秘密来到梅县,被选为党团梅县县委委员、团梅县县委宣传部长,并在梅南一带开展武装活动。4月29日,梅县发生扎田事件,梅县县委机关受到严重破坏。古柏在革命群众掩护下,又从广东梅县转入寻乌从事革命活动。在寻乌县大田、黄砂等地与邝才诚一起重振旗鼓,恢复农会活动。接着,在黄砂西云庵组建了一支精干的游击队。在边缘山区打土豪捉劣绅,筹款买枪弹,不到3个月时间,队伍发展到五六十人,拥有20多支枪。

1929年1月,毛泽东和朱德率领红四军自井冈山向赣南闽西进军,于1月31日进入寻乌在草蒲宿夜。古柏第一次见到毛泽东。他向毛泽东详尽地汇报了寻乌党组织领导开展群众工作和武装斗争的情况。毛泽东边听边点头微笑,鼓励他要进一步发动群众,扩大革命武装,开展土地革命,有计划地建立根据地,建立红色政权。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古柏、钟锡球等将这支精干的游击队和红四军留下的部分人员,扩编成立了红军第二十一纵队,依托寻乌南边阳天嶂一带大山,开展革命活动。同年11月2日,朱德率红四军由广东到寻乌大田。在红四军的协助下,寻乌革命地方武装力量不断壮大。11月中旬,在阳天嶂成立了寻乌县军事委员会,古柏任主任委员。此后,他一直在阳天嶂、大田一带活动,领导部队转战粤赣边山区,扫荡反动势力,打土豪、分田地,工作搞得十分出色。

1930年5月初,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四军来到寻乌县城。毛泽东住在县城马蹄岗一座“洋楼”上。为了研究城中商业状况和中国富农问题,他利用红军在安远、寻乌、平远发动群众的时机,在这里作了历时近20天的社会调查。古柏当时是寻乌县委书记,协助毛泽东组织这次调查活动。古柏跟随毛泽东穿街走巷,深入商店、工棚和田间,与工人、农民促膝谈心,还在马蹄岗“洋楼”召开了十多天的座谈会。毛泽东著名的《寻乌调查》便由此问世。毛泽东对古柏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寻乌调查是1930年5月,四军到寻乌时做的……在全部工作上帮助我组织这个调查的,是寻乌党的书记古柏同志”。

寻乌调查结束以后,古柏被任命为红四军前委秘书长。毛泽东是前委书记。当时,古柏的心情是多么激动啊!从那时起,古柏就跟随毛泽东转战闽西、赣南、袁水流域和赣江两岸。他得到了毛泽东的亲切教导,对马列主义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光辉思想有深刻领会。后来,由于王明“左”倾机会主义者实行宗派主义干部政策,把古柏调离前委到地方工作。古柏始终以党的事业为重,不论调到哪里,都坚定不移地执行毛泽东的革命路线,艰苦朴素,联系群众,实事求是,出色地完成了党交给的各项任务。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长征。根据党组织决定,古柏被留在中央苏区坚持斗争。他受命于危难之际,转战于粤赣边境一带山区,与“进剿”苏区之敌展开了一次又一次的激烈战斗,牵制了敌人的大量兵力,有力地支援了主力红军的战略转移。

1935年1月,中共中央召开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遵义会议,结束了王明“左”倾教条主义在中央的统治,实际上确立毛泽东在党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2月中旬,中共中央发电报给中共苏区中央分局,对苏区的游击斗争作了详尽的正确的指示。古柏得知这一消息后,内心十分兴奋。3月初,根据党的决定,由古柏前往广东联络分散在当地坚持斗争的游击队员,传达遵义会议精神和党关于游击斗争的新指示。古柏在一个姓廖的游击队员陪同下,从江西安远县出发,翻山越岭来到广东省龙川县上坪乡的鸳鸯坑。这是一个群山环抱的僻静所在,在这里召开党的秘密会议是比较安全的。古柏选择山上一个造纸工人住过的竹棚,召开五(华)兴(宁)龙(川)游击大队队员会议,向游击队员们传达了上级党的指示,对游击斗争作了新的部署。古柏的到来,给了这些在主力红军长征后与上级机关失去联系的游击队员很大鼓舞。

3月12日凌晨,新的一天开始了。古柏因数月转战,风餐露宿,头发已长得齐了耳根。他利用这难得的战前休息机会,叫一个会理发的游击队员给他理个发。其他游击队员也在整装,准备踏上新的征途。但是不幸的事情就在这时发生了。由于地下交通员王应湖叛变出卖,敌龙川县县警大队50余人四面包围了鸳鸯坑。正在理发的古柏听到枪响,仓促应战,率领游击队员冲出竹棚几丈远,便中弹倒下。一个游击队员将他背起。由于伤势过重,没走多远古柏就停止了呼吸,时年不足30岁。

古柏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实践了他的“愿做共产主义铺路石”的光辉誓言。

1938年10月,毛泽东在党的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上,亲自为在江西中央苏区被王明“左”倾机会主义错误打击迫害的邓、毛、谢、古(即邓小平、毛泽覃、谢唯俊、古柏)等四同志彻底平反,恢复名誉。1984年7月4日,中共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亲自为古柏烈士纪念碑题字。

(何金彪汪梅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