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刘绍南

字号:

刘绍南,别名刘自棠,1903年1月22日出生于湖北省沔阳县戴家场土地沟(现属洪湖县)一个封建地主家庭。

1920年,刘绍南赴武汉,在共进中学读书。中学毕业后,考入中华大学。求学期间,他得到武汉中共地下党组织的教育关心,受到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影响,逐步树立起改造旧世界的雄心壮志。1925年经李良贵介绍,刘绍南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6年初,刘绍南写信给父亲,要他看清形势,早日废除契约,把多余的田地房屋分给佃户和长工。同年春,他受武汉党组织派遣,回家乡发动革命斗争。他秘密发展长工许登科、王文元和失学青年彭国材、涂位云、贺家齐、李德珍等入党,在戴家场王爷庙建立起工会、农会、妇女会、劳动童子团和农民自卫军等群众革命组织,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工农革命运动。

大革命失败后,戴家场的工会、农会等革命组织遭到破坏,刘绍南等继续坚持着地下革命斗争。

1927年秋,中共八七会议精神在湖北全省得到贯彻,各地都在酝酿武装起义。遵照中共湖北省委和鄂中特委的指示,刘绍南和刘镜珊、邓赤中、彭国材等于9月10日在陈家垸的陈家祠堂秘密召开了50余人参加的党员大会,商讨武装暴动计划。会议决定首先从沔阳县国民党县参议员、戴家场民团团董、民堤总监涂老五开刀。

戴家场位于洪湖北岸,紧靠运粮河。街道长约三华里,店铺林立,商业繁盛,素称沔阳南区的水乡重镇。但这里却被涂老五一手遮天,为所欲为。他包揽诉讼,霸湖占田,贩毒兴赌,掳掠奸淫,闹得乌烟瘴气,人民叫苦连天。刘绍南和同志们一致认为:只有除掉此霸,沔南的革命斗争才能发展起来。当晚,刘绍南和彭国材率领共产党员和农民群众共300余人,手执梭镖大刀、鸟枪、三眼铳等武器,从陈家垸出发,直奔戴家场,发动了声势浩大的“中秋”武装暴动。除掉了涂老五,消灭了民团,刘绍南等连夜在王爷庙恢复了农民协会,建立起赤色游击队,并将土豪劣绅的财产分给了穷人。

戴家场暴动的成功,打响了洪湖地区武装斗争的第一枪,挫败了土豪劣绅的反动气焰,鼓舞了广大人民的革命斗志。不久,沔阳县的周何湾、白庙、傅家湾、郑道湖、府场、小沙口、坡段场,监利县的三官殿和螺山,以及滨湖各县都先后举行了武装暴动,镇压了一批罪大恶极的土豪劣绅,建立起许多小块根据地和赤色游击队,整个鄂中地区的武装斗争烈火,熊熊燃烧。

1928年夏,国民党反动派与土豪劣绅,乘工农革命军和游击队外出远征之机,互相勾结,向沔阳等县赤色根据地大肆“清乡”。土匪出身的国民党团长李伯岩带领重兵占据戴家场,大肆捕杀共产党员和工农运动骨干,并重金悬赏捉拿刘绍南等领导人。

刘绍南先后在渡口和北口等地召开党的秘密会议,商讨对策。7月9日深夜,他又将秘密会议移至敌人鼻子底下——陈家垸召开,30多位党员出席了会议。鸡叫时,会议即将结束,不料李伯岩得到叛徒密告,亲率大兵前来围捕。刘绍南临危不惧,手提短枪,命令同志们撤走,自己留下阻击敌人。同志们都已安全转移后,他才后撤,但门窗已被敌人封死。他翻墙出走,被藏于棉田的敌人开枪打伤右腿。他忍着剧痛,且战且走,终因伤势太重,流血过多,昏厥于地不幸被捕。

天刚亮,敌人将昏迷不醒的刘绍南五花大绑,抬进了戴家场匪团部。刘绍南苏醒过来,高声大叫:“有种的放我回去,让我重振旗鼓,再决雌雄!”李伯岩假意下令松绑撤刑,并把当地的土豪劣绅邀来,大摆筵席,请刘绍南赴宴,企图劝降。

刘绍南站在大堂上,哈哈大笑:“我刘绍南身为共产党员,笃信共产主义!挫折和牺牲,都是不可避免的。坐牢、杀头,在所不惜!要我投降,就是日从西方出,也办不到!”说罢,他上前操起椅凳,砸了筵席,从容出堂,迈步走向牢房。

李伯岩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请了刘绍南的舅父、劣绅严尤斋来劝降。在宽敞的客厅里,严尤斋向刘绍南大讲了一通“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拿出县参议长、省参议员两张委任状,劝他与共产党脱离关系,去当国民党的官。刘绍南接过“委任状”撕得粉碎,怒斥道:“卑鄙!无耻!要我当残害人民的豺狼,这是白日做梦!”严尤斋一面揩着额角上的冷汗,一面皮笑肉不笑地说:“自棠贤甥,立志不入官场,实为亮节,愚舅钦佩!吾知汝素喜诗书,崇尚抱负,日后必在学界出类拔萃。愚舅愿助黄金十两、银洋千元,送尔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