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英烈网"

长眠他乡72载, 宁县籍烈士刘玉俊与亲人终“团聚”

2021-11-18 来源:掌中庆阳
分享: 0

刘玉俊,1926年出生于宁县平子镇半坡村,18岁离家参加革命。1949年6月1日,时任永寿县渡马区委书记的刘玉俊,为了给前线募集担架和驮骡,在马坊镇张家庙村遭国民党军马继援部包围,突围时不幸牺牲,年仅23岁。

2021年,在陕西省咸阳市永寿县人民检察院及永寿县退役军人事务局“为烈士寻亲”活动的助力下,苦寻烈士遗骸70多年的亲人们找到了刘玉俊的埋葬地。长眠他乡72年的宁县籍烈士刘玉俊终于和亲人们“团聚”。

刘玉俊烈士被迁葬至永寿县烈士陵园。

出门正青春 归来英雄魂

“找到三叔,我们家几代人的心愿都了了。”刘玉俊烈士的侄子刘生彬说。

从刚记事起,刘生彬就常听父亲说起三叔刘玉俊,三叔小名叫印群,家中兄弟姊妹五人,他年龄最小,自幼聪明好学、心地善良、孝敬父母、为人正直,早年曾在故乡村学教书。

当年,刘生彬的父亲刘玉英和村里的青年先后参加革命游击队,刘玉俊深受影响。

1944年,刘玉俊与大哥刘玉英在一片麦地里发现枪支等武器,立即通知当地游击队将武器运走。事后,国民党保安队寻至刘玉俊家中,准备逮捕刘家两兄弟。刘玉英熟悉村里地形,发现保安队进村时,紧急掩护刘玉俊逃走,而他自己不幸被抓,被关押在国民党正宁县保安大队驻地牢房。刘玉英被关押后,家里人想方设法变卖耕牛,试图将刘玉英赎回,但国民党保安队头目不仅收下所有钱财,还多次敲诈勒索刘家人,始终不肯放刘玉英回家。刘玉英在狱中被囚8个月后,设法逃出牢房寻找游击队归队,全国解放后,在宁县当地参加了工作。

刘玉英入狱后,刘玉俊主动找到家中族亲刘永培,要求参加革命工作。时任旬邑游击队政委,带部队在宁县、耀县、彬县、淳化县一带驻防的刘永培介绍刘玉俊到彬县附近开展工作。刘玉俊有文化,思想觉悟高,在对敌斗争及人民工作中不断成长,担任了中共永寿县渡马区委书记,在渡马一带深受群众爱戴。可就在刘玉俊参加革命的第6年,“渡马事件”发生,刘玉俊不幸牺牲。

据永寿县人民政府提供的资料记载,1949年6月1日,因国民党常宁镇二保保长杨安娃告密,刘玉俊等人在永寿县张家庙村与国民党军马继援部遭遇。由于敌我双方力量悬殊,渡马区政府工作人员武秉文当场牺牲,区长曹俊儒负伤跳沟,敌人连续向沟底扔下两颗手榴弹,所幸曹俊儒被卡在半空中的崖壁上,幸免于难。副区长郭振东被敌人追到郭门沟里,在搏斗中牺牲,时任渡马区委书记的刘玉俊和武工队长周宏太被俘,敌人撤退时将刘玉俊、周宏太残忍杀害。在这起被称为“渡马事件”的惨案中,刘玉俊英勇牺牲,刘玉俊的家人得知消息后,辗转多方,奔走数年,未找到刘玉俊遗骸。

刘玉俊烈士亲属在迁葬后的墓前献花。

人去骨难寻 亲友怀忠魂

据刘生彬说,性格刚强的父亲在世时每次提及三叔,总是悲痛难抑,涕泪俱下,祖父母因思子心切,积郁成疾,早早离世。在刘家祖辈几代人曾居住过的半坡村,当年几乎人人都知道刘家的这些事:刘家小儿子印群牺牲在外,老母亲终日以泪洗面,儿子离世两年就不幸病逝,而与刘玉俊定亲的姑娘,在他牺牲后10年未嫁。

刘玉俊牺牲后,找不见遗体成了家里几代人的心事。按照宁县当地风俗,刘玉俊参加革命英勇牺牲,入了烈士英名录,是光宗耀祖的英雄,可以归葬祖坟、载入族谱。但明知刘玉俊牺牲在永寿县渡马一带,就是打听不到遗体的具体下落。

“爷爷奶奶去世的时候,都交代一定要找到三叔,可直到我父亲和二叔去世,都没能找到。”刘生彬说,三叔遗骨无下落,让家中两代亲人临终前都无法瞑目。父亲和二叔刘玉瑞相继去世后,刘生彬的大哥刘生凯也找了好多年,刘生凯临终前几个月,不顾病体虚弱,驱车前往永寿县渡马镇,站在渡马镇的一处桥边,忍不住放声大哭。1975年,因工作前往兰州的刘生彬,找到了曾与刘玉俊一起工作过的雷平。时隔几十年,提到刘玉俊,雷平仍痛惜不已,但他对刘玉俊最后的印象,就是听到刘玉俊牺牲的消息,再无其他线索。

刘生彬听父亲说过,最初传回家里的消息说刘玉俊牺牲在彬县东塬上某个乡镇,是在窑洞里开会时被敌人包围杀害的。“当时找到过几个跟我三叔一起工作过的战友,还有当年在彬县、永寿一带工作过的同事,他们都知道我三叔遇害的消息,但都说遗体应该找不到了。”刘生彬说,父亲曾听三叔当年的战友及同事说,当年国民党胡宗南与青海马步芳、宁夏马鸿逵联合,图谋夺取咸阳,马步芳部陇东兵团5个师由马继援指挥,就在永寿集结。那一时期,彬县、永寿一带对敌斗争及敌后斗争形势严峻,马继援部对共产党员及当地群众迫害屠杀,手段极其残忍。刘玉俊牺牲于1949年,找了几十年的刘家人苦寻无果,只能将这份痛楚隐藏心底。

礼兵运送烈士棺椁到永寿县烈士陵园。

拨疑寻踪迹 乡老守英灵

本已放弃寻找刘玉俊遗骸的刘家亲属们不曾想到,会有一群人专门为烈士寻亲,让寻找刘玉俊烈士遗骸的信息日渐清晰。

2021年6月,永寿县人民检察院干警在寻访“渡马事件”革命遗址时,得知遗址旁玉米地里埋葬着烈士,但经实地查看,这处烈士墓地周边无任何纪念牌和保护设施。随后,永寿县人民检察院第一时间向咸阳市人民检察院进行专题汇报,成立专案组开展寻访保护工作。经过对“渡马事件”相关史料反复查阅及对永寿县马坊镇耿家村村民进行走访,永寿县人民检察院干警得知,玉米地里的坟墓埋葬的正是在“渡马事件”中牺牲的刘玉俊。

据永寿县烈士英名录记载,“刘玉俊烈士,男,1923年生,中共永寿县渡马区委书记,籍贯为甘肃省新宁县,于1949年4月在渡马事件中被马匪杀害。”档案记载的信息仅限于此,后来经永寿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和永寿县人民检察院双方调查考证,刘玉俊牺牲时间应是1949年农历五月初五,阳历6月1日。

得到信息的工作人员从耿家村当地群众口中得知,当年刘玉俊被马继援骑八旅三团匪兵抓住,本来绑在马尾后,准备拉去兰州领赏,可是还没离开村子就发现有游击队前来营救,“青马”匪兵随即开枪将刘玉俊及其战友杀害,刘玉俊胸腹均中枪,倒伏在地。“青马”匪兵离开后,耿家村群众发现刘玉俊尚未死亡,但伤势极重、流血不止,他对村民说自己口渴。在场查看刘玉俊伤势的村民中,立即有人回家烧水送来,但奄奄一息的刘玉俊喝下一口水后便去世了。之后,与刘玉俊一同牺牲的同志中,属当地籍贯的,被家中亲属运回家中安葬,而刘玉俊这位“外乡人”被耿家村村民安葬在村里的空地中。

今年8月,永寿县人民检察院及永寿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作人员组成调查寻访工作组,带着刘玉俊烈士的信息来到甘肃省庆阳市宁县进行调查。在宁县退役军人事务局的协助下,调查寻访组工作人员查阅甘肃省烈士英名录和《庆阳英烈》后,查到了刘玉俊烈士的信息,但记载的出生年月、牺牲地以及牺牲时职务与永寿县烈士英名录记载信息不符。调查组工作人员重新仔细翻阅甘肃省烈士英名录,并找出与刘玉俊姓名相近的3位烈士信息比对发现,这三位烈士不论年龄、牺牲地点以及牺牲时职务都相差较远,随后予以排除。

调查寻访组工作人员经过商讨分析,认为刘玉俊来永寿工作前有可能在长武县工作过,后来编印烈士信息时没经过严格考证登记有误。为了解开疑问,调查寻访组前往甘肃省烈士英名录记载的刘玉俊烈士家乡,即宁县平子镇半坡村寻访。

在半坡村,调查寻访组一行几经辗转,终于寻到了刘玉俊烈士的近亲属刘长忠。据刘长忠讲,刘玉俊当年牺牲的消息,他曾听父母说过,父母则是听伯父说的,他的伯父正是介绍刘玉俊参加工作的刘永培。调查寻访组从刘长忠处得到了刘生彬的联系方式。从刘生彬口中,调查寻访组工作人员得知,刘玉俊“属虎”,应是1926年出生,牺牲时应为23岁,1944年逃离家乡,是在族亲刘永培安排下参加工作的。刘玉俊长期在彬县、永寿一带工作,牺牲前家里知道他担任渡马区委书记,刘玉英得到的刘玉俊牺牲的消息,是说刘玉俊牺牲在那一年的端午。寻访至此,刘玉俊烈士的生卒年月、革命经历、个人信息均已对上。

刘玉俊烈士亲属写给永寿县人民检察院、永寿县退役军人事务局的感谢信。

承志慰英灵 浩气终长存

在刘玉俊烈士牺牲72年后,家中亲人终于找到了他。由于革命年代许多人与事需要保密,刘玉俊在彬县、永寿一带工作生活的情形没有太多记载,只能从耿家村村民口中得知。令刘生彬等亲属感慨的是,耿家村当地村民对刘玉俊的崇敬和惋惜之情,以长辈讲述、晚辈聆听的方式流传了下来。按照宁县风俗祭拜完刘玉俊坟墓之后,热情厚道的耿家村村民纷纷上前与刘生彬交谈,从他们口中,刘生彬得知了许多三叔生前的细节。在耿家村耿树林、耿勤学等人的记忆里,家里老人提到“渡马事件”牺牲的烈士,都伤心不已。

“永寿人民真善良!耿家村的人真好!当时我三叔一个外乡人,被青马匪兵杀害后,没人收敛尸首,是耿家村村民埋葬的。”刘生彬得知,解放后永寿当地村民、学生、党员年年都要祭奠,三叔牺牲在端午节当天,耿家村里有位老人家每年端午都会带着粽子到他坟前祭奠。

在耿家村村委会会议室,永寿县人民检察院工作人员、永寿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作人员、耿家村村民等与会人员和刘玉俊烈士亲属进行了现场座谈。“渡马事件”亲历者耿树林、耿勤学两位老人分别讲述了1949年6月1日(农历端午)“渡马事件”发生时,刘玉俊烈士牺牲过程及附近村民安葬烈士的有关情况。烈士亲属们听了有关情况介绍后深受感动,对当地党委、政府及耿家村村民为烈士善后及烈士墓修缮保护所做的工作十分感激。在永寿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作人员及当地群众陪同下,刘玉俊烈士亲属一行13人前往永寿县马坊镇耿家村祭奠刘玉俊。“我们非常感谢永寿县人民检察院和永寿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帮我们找到亲人,他们帮我们实现了几代人的心愿。”刘生彬说,虽然时隔72年之久,但墓地的修缮和保护却很好,这与当地党委、政府和耿家村村民爱党爱国、崇敬烈士的高尚品行是分不开的。

11月15日,刘玉俊烈士被迁葬于永寿县革命烈士陵园,对于宁县的刘姓宗亲来说,几代人的心愿终于圆了。已守护烈士墓葬72年的耿家村村民也了却了几代人的遗憾。“烈士牺牲这么多年,家里人都不知道他埋在哪里,现在找到他了,将他迁葬到我们永寿县革命烈士陵园,是一件好事。他是为老百姓的幸福生活才牺牲的,我们守护过他,是我们的光荣。”耿树林老人说。


来源:掌中庆阳

作者:陈思

网编:高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