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英烈网"

73岁退伍老兵第一次看到烈士父亲的画像,哭得像个孩子

2020-10-10 来源:人民日报
分享: 0

70年前,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开启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征途,谱写了气吞山河的英雄壮歌。

2020年是抗美援朝70周年,73岁退伍老兵皮蜡生终于完成了多年的心愿,在画像专家林宇辉的帮助下得到了父亲的一张画像。他的父亲皮菊秋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一员,于1951年牺牲在抗美援朝战场上,那时皮蜡生才4岁,没能记住父亲的样子。

如今,父亲的画像已被安放在老家的皮菊秋烈士纪念碑上。9月30日,皮蜡生兄弟三人相约给父亲上坟,看着纪念碑上父亲的画像,皮蜡生感慨万千:“我的爸爸,你已魂归故里,儿子们也完成了69年的寻亲梦想。”这么多年的心愿得以完成后,他向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讲述了半个多世纪以来自己寻找父亲骸骨和墓地的故事。

曾被侵华日军征去当挑夫

参军牺牲在朝鲜战场

9月30日是烈士纪念日。当天一大早,皮蜡生穿戴整齐,从湖南长沙匆匆赶往老家沅江市三眼塘镇,约上两个弟弟一起去为父亲扫墓。自从2010年,兄弟三人为父亲皮菊秋修建好纪念碑后,每年他们都要过来,但今年的意义格外不同,“今年碑上有了父亲的照片,这下感觉完整了。”

73岁哭1.jpeg

皮菊秋革命烈士纪念碑

皮菊秋出生于1927年9月,1951年2月参军,系志愿军第36军106师316团战士。几个月后在参加朝鲜价川机场抢修的战斗中壮烈牺牲,葬在朝鲜平安南道价川郡的价川烈士陵园。

皮菊秋牺牲时年仅24岁,长子皮蜡生只有4岁。在皮蜡生的印象里,父亲是模糊的,家人和父亲战友的讲述,让他终于拼凑出父亲的人生经历。

皮菊秋生在战乱年代,十几岁时曾被侵华日军征去在武汉当了两年挑夫,直到抗战胜利后才被老乡带回老家。因为目睹过日军的暴行,皮菊秋意识到保家卫国的重要性。1951年2月,他瞒着父母报名参了军,那时他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还有一个小儿子在娘胎中未出生。不幸的是,同年9月,皮菊秋在朝鲜战场牺牲,噩耗传回家乡时是1952年春节。

多年后皮菊秋的战友回湖南老家探亲时,皮蜡生才得知了更多关于父亲在部队的细节。“胡明志跟我父亲同乡,一起参军一同参加抗美援朝赴前线,他告诉我们,父亲当时所在部队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6军106师工程兵部队。抗美援朝期间,他们的主要任务是修路筑桥,修铁路修机场,为作战部队提供后勤保障。”在胡明志的介绍下,皮蜡生了解到,当年入朝参战的志愿军都住在老百姓家里,部队休息时间他的父亲积极帮老百姓干农活,经常受到房东的夸奖和部队首长的表扬,很快就成为入朝部队第一批发展的中共党员。

父亲的战友告诉皮蜡生说,在朝鲜平安南道抢修价川机场的战斗中,敌机俯冲轰炸时,皮菊秋在协助战友们撤离现场时被炸到,身首分离惨不忍睹。

73岁哭2.jpeg

皮菊秋的烈士证明书

兄弟俩先后参军

几十年寻找父亲安葬的地方

“从我记事开始,看到人家都有爸爸,我就问我的爸爸去哪了,爷爷奶奶只告诉我说你的爸爸抗美援朝时牺牲了,但牺牲时连一张照片也没留下,埋葬的具体地点不详。”皮蜡生说,从他童年开始一直有个心愿:“寻找父亲的墓地,带他魂归故里,看看他的样子。”

皮蜡生告诉记者,父亲牺牲后,母亲整日以泪洗面,后来家里老人舍不得,劝母亲回娘家改嫁,自己兄弟三人由爷爷奶奶和叔伯抚养长大。在他的记忆里,童年家里生活很困难,上世纪六十年代,爷爷奶奶临终前还不忘嘱咐他们兄弟:“要记住你们的父亲是抗美援朝烈士,将来有条件了一定要找到他的墓地,带他回来落叶归根。”

出生于1947年的皮蜡生高中毕业后应征入伍,他说那是和二弟商量后的决定,“我们要继承父亲的遗志,保家卫国,所以1969年和二弟相继参军。”工作后,他一直没有停下追寻父亲墓地的脚步。在这几十年中,他一直关注着关于抗美援朝的信息,但受制于历史条件限制,一直没有准确消息。2010年,兄弟三人出资在老家为父亲修了一个纪念碑,但心里还留有遗憾,“没有遗骸,没有照片。”

千辛万苦找到父亲墓地

兄弟三人赴朝为父扫墓

2019年,事情有了转机。在抗美援朝老战士的帮助下,皮蜡生加入了一个抗美援朝烈士寻亲服务团,并在朝鲜方面帮助下终于找到了父亲墓地的准确地点,并于2019年11月15日赴朝鲜为父亲扫墓。


73岁哭3.jpeg

皮蜡生(右)兄弟三人赴朝鲜为父亲扫墓

皮蜡生告诉记者,当天到达朝鲜价川烈士陵园时,天空飘着鹅毛大雪。“我们这个扫墓寻亲团有3位抗美援朝老战士担任领队,除了我们兄弟三人,还有其他烈士后代,有为舅舅扫墓的,还有为父亲战友扫墓的。”

73岁哭4.jpeg

皮蜡生在墓碑上找到了父亲的名字

在陵园的墓碑上,皮蜡生找到了父亲皮菊秋的名字。“朝鲜平安南道价川军用机场于1951年11月峻工投入使用,烈士陵园纪念碑上有文字记载,为了修好这个军用机场共牺牲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407人,我父亲就是其中的一名。”皮腊生介绍,墓碑上有名字的只有少数,还有很多无名英雄牺牲后都安葬在这里,永远长眠在异国他乡。

皮蜡生说,为这一刻,他们兄弟已经等了几十年,他的小弟因为父亲牺牲时还没出生,进了陵园后泪流满面,长跪不起。临走时,他们在陵园带回了一点土,回国后装入骨灰盒安放在皮菊秋烈士纪念碑地段。

73岁哭5.jpeg

皮蜡生及兄弟赴朝鲜为父亲扫墓

找到专家为父画像

一家人心愿终于了结

找到了父亲的安葬地,皮蜡生内心高兴之余还留有些许遗憾,“父亲牺牲时连张照片都没留下,别说后人了,就连我都不知道父亲长什么样。”皮蜡生告诉记者,因此找人为父亲画像的想法愈发强烈。

偶然的机会,皮蜡生了解到山东济南的画像专家林宇辉正在做为烈士画像的事情,于是设法与其取得了联系,提交相关资料后对方表示同意。

紫牛新闻曾报道,退休警官林宇辉为用自己的画像技术造福社会,订下“两个一百”计划:在两三年内,为一百名革命烈士、一百名被拐儿童画像。据悉,这两百幅画像,都在资料残缺不全的情况下完成,画像的难度可想而知。为了尽可能还原,每一幅画像都必须经过仔细思考、研究、琢磨和修改,才能最终定稿。

73岁哭6.jpeg

林宇辉为皮菊秋烈士画像

6月15日,当皮蜡生从长沙坐高铁赶到济南时,林宇辉画出了初稿。林宇辉告诉记者:“初稿主要是家人对烈士的外貌介绍,后期还要经过家属再次确认修改。”他说,烈士英年早逝,由于条件限制,也没留下照片,幸好皮菊秋烈士还有同辈人健在,这样得到他们确认后,准确度就提高了很多,这次画像同其他烈士画像相比,要相对简单一些。

对于免费为烈士画像,林宇辉是这么认为的:“烈士不只是他们家人的英雄,也是我们所有人的英雄,能用画笔让烈士后人和更多年轻人看到这些革命烈士的光辉形象,并学习他们,我也感到很高兴。”

73岁哭7.jpeg

林宇辉(左三)和皮蜡生(右三)合影

皮蜡生现场与叔叔和大姨进行了视频连线,将初稿展示给他们,对方提出修改意见后,林宇辉最终完成了画像。“见过我父亲的家人都说真是太像了,当我看到画像中父亲的眼睛时,仿佛感觉到他也在凝视着我,那一瞬间眼泪刷地一下子就出来了。”皮蜡生说,当时内心只有一个愿望:“爸爸,我要把你带回家。”

73岁哭8.jpeg

林宇辉为皮菊秋烈士画像

而今,皮蜡生已将父亲的画像制作成瓷像照片,安放在皮菊秋烈士纪念碑上。他告诉记者:“69年的寻亲梦想终于了结,这下真的完整了,我的爸爸皮菊秋烈士已经魂归故里。”


来源:人民日报

网络编辑:刘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