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  工作动态 纪念活动 通知公告 政策法规 感人事迹 >> 正文

追记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一级飞行员湘籍烈士张超

2016-08-01 来源:华声在线
字号:

“飞鲨”展翅击深蓝

——追记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一级飞行员湘籍烈士张超

张超烈士生前与战鹰合影。(资料图片) 通讯员 摄

记者 周小雷

盛夏时节,渤海湾畔,天高云淡,海天一色。

尽管已经过去整整3个月,但只要讲起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一级飞行员张超烈士的故事,战友们无不哽咽欲泪。

时间定格在2016年4月27日。这一天,张超在执行飞行训练任务时,因飞机突发电传故障,不幸以身殉职,年仅29岁。他是为我国航母舰载机事业牺牲的第一位英烈。

“八一”建军节前夕,记者走进张超烈士生前所在部队,感受他志在海天、以身报国的男儿血性。

雄鹰折翅——

生命最后时刻,想到的还是飞行

4月27日,海军某训练基地晴空万里,云淡风轻,是个飞行的好天气。

中午12时59分,在连续完成两架次海上超低空飞行后的张超,驾驶战机执行当天最后一个架次飞行任务。当他近乎完美地操纵飞机精准着陆后,已经接地的飞机突报“电传故障”,随即机头急速大幅上仰,飞机瞬间离地,在机头超过80度仰角的下坠过程中,他果断处置,尽最大努力推杆无效、被迫跳伞,坠地受重伤,经抢救无效壮烈牺牲。

现场视频和飞参数据清楚地告诉人们,在飞机出现大仰角时,张超做出的第一反应竟是把操纵杆推到头,说明当时他的想法是保住飞机,却错过了最佳跳伞时机,雄鹰折翅,令人扼腕痛惜。

从张超跳伞负伤到牺牲,时任团长张叶一直陪在他身边,清楚记得张超说的最后一句话:“团长,我是不是要死了,再也飞不了了……”

在生死抉择瞬间,依然想到的还是挽救战机;在生命最后时刻,最难以割舍的还是上舰飞行。

在并不太长的飞行生涯中,张超多次经历空中特情,每次都直面生死考验。

2012年1月9日,海南某机场,某团跨昼夜飞行训练正如火如荼展开。刚完成三代机改装的新飞行员张超驾驶战机起飞不久,便发现液压指示不正常,并有继续下降的趋势。液压一旦失灵,将造成飞机操纵失控,后果不堪设想。此刻的张超,异常冷静,果断平稳转向180度,快速检查起落架收放装置,干脆利落地完成系列应急处置操作。飞机随着液压的下降越来越难操控,在地面指挥引导下,张超精心操作,最终驾机安全着陆,避免了一起严重飞行事故。

2014年5月,为执行南海维权任务,海军向南方某机场派驻三代战机,这是我新型战机首次前沿部署。刚部署完毕,张超就接到战斗起飞的命令,跟踪监视、外逼驱离一架抵近我南海岛礁执行侦察任务的外军飞机。面对挑衅,张超置个人生死于度外,与外军飞机斗智斗勇、寸步不让,直至将其成功驱离。

立志报国——

飞行不仅是勇敢者的事业,更是使命所系

“提笔安天下,跨马定乾坤!”这是张超贴在宿舍门上的一句话,也是他从小就立志报国的表现。

1986年8月,张超出生于湖南岳阳一个普通工人家庭。这个大家庭里有10多名党员,大舅当过20年兵,从小耳濡目染党的信念宗旨、听舅舅讲战斗故事,从军报国的理想在他心里深深扎下了根。

2003年9月,空军到张超就读的岳阳七中招飞,张超欣喜若狂。尽管有人劝他,“别去当飞行员,这职业太危险”,但张超不为所动,第一个报名应征。

2004年9月,张超顺利通过层层考核选拔,成为当年全校唯一、全市为数不多的几个飞行学员之一。学校在校门口张贴了大大的喜报,悬挂了横幅,祝贺张超考取飞行学院。拿到招飞入伍通知书那天,张超兴奋极了,飞奔到父亲跟前说:“爸,我飞行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进入航校后,张超不知疲倦地学习、训练,图书馆里埋头读书,训练场上挥汗如雨。两年下来,理论功课门门优秀,训练成绩项项满分。这时候发生的一个“插曲”,让张超的心纠结了一下:与他从小一起长大、比他早一年招飞的表哥,在目睹一起飞行事故后打起了退堂鼓。表哥对他说:“你也别飞了,你家就只有你一根独苗啊。”

随着学习深入,张超知道,飞行并不像想象的那么自由翱翔、诗意浪漫,而是要经常面临风险挑战,甚至生死考验。自己该何去何从?经过一番冷静思考,张超的飞行志向不但没有动摇,反而更加坚定。他在日记中写道:“飞行不仅是勇敢者的事业,更是我的使命所系、价值所在!”

完成4年院校培养、航空兵训练基地一年训练后,2009年,张超要求分配到“海空卫士”王伟生前所在部队——海军航空兵某团。报到时,张超一句“我就是冲着王伟来的”豪言壮语,让时任团长邱伯川精神为之一振。

学英雄事迹,当英雄传人。在英雄精神引领下,张超先后出色完成两个机型改装,迅速成长为优秀的海军航空兵三代机飞行员。

精武强能——

“刀尖舞蹈”,再危险也得有人飞

“飞鲨”是我国某舰载战斗机的“绰号”,作为中国海军走向深蓝的重要一步,其未知性、风险性,会令一些人望而却步,但其开拓性、挑战性,却使张超怦然心动。

随着航母事业的发展,要在三代机部队遴选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消息,搅乱了张超平静的心。一个崭新的“舰载梦”在张超心底萌生了。“要干就干最难的,要飞就飞舰载机!”不用任何动员,张超第一个递交了申请表。

对张超的选择,家人并不理解。父母劝他:“我们在电视上看过,航母上飞比陆地要难得多、也危险得多,你可要想清楚。”

张超何尝不明白这些道理:舰载战斗机上舰飞行被形象地称为“刀尖上的舞蹈”,但再危险也得有人飞,你不飞、我不飞,我国航母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形成战斗力?

2015年3月,张超以优异成绩被选拔进入舰载机部队,正式投身舰载飞行事业,成为中国海军最年轻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

张超是“快班”学员,是海军破例选拔、超常规培养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之一。

为了不给整个班次“拖后腿”,张超使劲为自己“充电”,整天缠着上过舰的飞行员求教。他白天学习理论、夜晚整理笔记、睡前回忆操作,仅仅用一个多月时间,就完成了某型教练机理论改装。

短短半年时间,张超的模拟器飞行时间高达数百小时,遥遥领先同班次战友。

距离驾驶“飞鲨”上舰的梦想越来越近,张超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劲。从4月初开始,张超在紧张的飞行训练之余,把全部精力都用在整理经验、收集资料、编写教范上,只用了20多天就整理出视频资料200余份、心得体会2万余字,极大地丰富了舰载飞行的“资料库”。这套实际使用武器教学法,凝聚着心血,体现着担当,字字千钧,弥足珍贵,竟成了张超为航母部队战斗力生成贡献的最后一份力量。

 

>更多工作动态
>更多通知公告
>更多政策法规
>更多纪念活动
>更多感人事迹